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海清:成名了有点害怕 一度不想拍《蜗居》王勇

盛大娱乐网 2019-08-21 18:33:32

海清

2001年从北影毕业的海清,有时蓦然会恍惚起来,“前段时间碰见师兄师姐,大家聊起来时还感叹,原来我都已经出来混了好多年了”。

演艺圈不乏惊涛骇浪、狂风骤雨,但海清这些年却是风平浪静细水长流地走过。

她不爱应酬、不会撒娇、不懂理财,认认真真地当一名“异类”。班主任黄磊提醒她成名后,面对诱惑和热闹能够冷静,她说:“他的忠告,我铭记在心。 ”

一部戏 一度不想拍《蜗居》

《蜗居》是她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一部戏,怎么绕都绕不开。她也承认,“要说转折点的话,应该就是《蜗居》。这部电视剧广泛的话题和争论性,远不是《双面胶》能比的”。

“每天一睁开眼,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——房贷6000,吃穿用2500,冉冉上幼儿园1500,人情往来600,交通费580,物业管理300-400,手机电话费250,还有煤气水电费200……也就是说,从我第一个呼吸起,我每天要至少进账400……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。”海清饰演的郭海萍的这段独白,说出了多少年轻房奴们的心声。

其实,海清最先看中的居然是海藻这个角色,“因为我没有这样的经验,这个和物质纠缠的角色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性,而类似海萍的角色,我已经演了不少”。她的主动请缨被导演滕华涛否决,导致她一度连《蜗居》都不想拍,最后还是被滕华涛说服了来“压阵脚”,“要不怎么说我运气好呢。”

入行近10年,海清一直保持着不高的产量,只挑能打动自己的角色。《玉观音》、《落地,请开手机》、《双面胶》、《王贵与安娜》……被滕华涛戏称长得不够漂亮的她演了多年的媳妇,荧屏中的形象总比实际年龄大,曾经暗自憋屈和不平,也曾恐慌自己的戏路是否就被定型,“拍《蜗居》之前是我最恐慌的时候——我闲得发毛,突然发觉我能选择的剧本太少了。那时候我就开始幻想:要是出了名,我想演什么就能演什么”。

《蜗居》改变了她的生活,“没改变是不可能的。有更多日常事务的工作不得不去面对,休息时间少了。我特想像以前那样一年就拍一两部戏,但现在看来挺难的”。《蜗居》之后,海清拍了电视剧《追捕》,片酬翻了翻,还进军大银幕,接了陈凯歌导演的《赵氏孤儿》,“一部戏得拍3个月,两部就是6个月,一年如果拍3部以上就会觉得压力特别大。我不喜欢串戏,不敢分心,也怕身体受不了。现在手上的剧本挺多,只不过心仪的还是少,都没最后敲定”。

当年同班的26个同学如今大多还是在影视圈,海清是最出名的一个,但她挺谦虚,“我是挺笨的一个人。其实班里有很多优秀的同学,但大家分工不同、角色不同而已”。

一栋房 为了父母成为房奴

拍《蜗居》之前,海清把工作以来所有的积蓄凑在一起,一次性付款在北京东三环买了套二手房。在那之前,她一直租房住。

她的单位是国家话剧院,每月只有一笔微薄的工资收入。刚毕业的时候,尽管在《玉观音》中演了女二号,但片酬仅够付半年的房租,“房子在北影附近,距离北京市中心挺远的,交通不方便”。《玉观音》之后,海清在圈内小有名气,不断有片方找上门来,但她坚持不接烂戏的原则,使自己的生活陷入窘境,最惨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,被逼到找父母要钱。后来她搬到了国家话剧院附近,“朋友出国了,我白住帮他看房子,当然也欠了他一份人情”。

为了让退休的父母在北京住着方便,海清小有成就后决定买房。2005年年底,她看中了北京二环外一个开价每平米1.7万元的房子,嫌贵没买;又看上北京三环边一个开价每平米2万元的房子,但又没买。“每次都嫌太贵不买。”演《蜗居》的时候,海萍看房的那段戏简直与她的经历如出一辙,“当时演着演着都呆了”。拍完《蜗居》,被剧情吓着的她,终于狠下心来买了一套二手房,“我是拿到了拍摄《追捕》的片酬才凑够了装修的钱。要不是为了爸妈,我还真没考虑过买房,实在是不想像海萍那样成为房奴”。

看到房价飙升到现在这个价格,是否后悔没有早点买房?她摇头,“没后悔。我当初没钱、没能力,房价远远超过我工资的承受能力,怎么买房?”。那么,是否还准备买第二套房?她再次摇头,“吓死了……这套都还没装修呢”。

在这个5句内必谈房价的时代,她自嘲完全没有理财头脑,“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好多东西我都听不懂,比如买卖房子、房价、股市等等。无论是比我年纪大还是年纪小的都能找到感兴趣的话题,只有我,听两下就能睡着,睡得还特带劲……因为我觉得那些事儿和我没关系。”

一根筋 深居简出不爱应酬

成都生殖器疱疹医院哪家专业

副银屑病是牛皮癣吗?

张庆果医生预约挂号深圳肤康皮肤病专科门诊部

友情链接